八闽福建麻将手机版|微乐福建麻将在哪里
施瑯

施瑯

(收復臺灣的民族英雄)
本名:
施瑯
別稱:
海霹靂
字號:
字尊候;號琢公
人物簡介:

施瑯(1621年-1696年),字尊候,號琢公,福建泉州晉江軍事家。明末清初人。原為鄭芝龍和鄭成功的部將,投降清朝后被任命為清軍同安副將,不久又被提升為同安總兵、福建水師提督,先后率師駐守同安、海澄、廈門,參與清軍對鄭軍的進攻和招撫,1683年率清軍渡海收復臺灣。在施瑯的治理下,規定“赴臺者不許攜眷。瑯以惠、潮之民多通海,特禁往來。”。首先嚴禁廣東客家籍人渡臺,理由是那里出的“海盜”多,以及“惠潮之民多與鄭氏相通”;對其他地區的人民渡臺也嚴加限抑,竟然規定渡臺人員不得攜帶家眷,也就是說不許老百姓在臺灣扎根,這一政策后來導致臺灣婦女奇缺。首任巡臺御史黃叔璥《臺海使槎錄》引《理臺末議》的記載說:“終將軍施瑯之世,嚴禁粵中惠、潮之民,不許渡臺。蓋惡惠、潮之地素為海盜淵藪,而積習未忘也。瑯歿,漸弛其禁,惠、潮之民乃得越渡。”,因此施瑯對臺灣的統治構成兩岸往來的最大障礙。施瑯攻占臺灣后,奪占田產收入施瑯名下的,幾乎占據南臺灣已開墾土地的一半之多,名為“施侯租田園”,一直延續到臺灣日據時期。收的租子叫做“施侯大租”。“施侯大租”的收納統歸清朝在臺衙門代行,并保送至北京轉交施瑯世襲業主。如此猶嫌不足,還貪得無厭,連無田無地的澎湖漁民也不放過,施瑯向漁民們勒索“規禮”收入私囊。他死后幾十年的乾隆二年,清廷發布上諭說:“閩省澎湖地方,系海中孤島,并無田地可耕。附島居民,咸置小艇捕魚,以糊其口。昔年提臣施瑯倚勢霸占,立為獨行,每年得規禮一千二百兩;及許良彬到任后,遂將此項奏請歸公,以為提督衙門公事之用,每年交納,率以為常。行家任意苛求,魚人多受剝削,頗為沿海窮民之苦累。著總督郝玉麟,宣朕諭旨,永行禁革。”[page]

施瑯參與事件/話題
本名
施瑯
別稱
海霹靂
字號
字尊候;號琢公
所處時代
明末清初
民族族群
漢族
出生地
福建泉州晉江
出生時間
1621年(辛酉年、天啟元年)
去世時間
1696年(丙子年、康熙三十五年)
主要成就
率軍攻克臺灣
爵位
三等靖海侯
謚號
襄莊
追贈
太子少傅
旗籍
漢軍鑲黃旗

人物生平

鄭氏將領

施瑯是福建泉州晉江龍湖鎮衙口人,祖籍河南省固始縣方集鎮。祖先叫施柄,是南宋高宗時期評事官,于1163年(隆興元年)自河南光州固始縣施大莊(今郭陸灘鎮青峰村)南渡入閩,成為了潯海施氏的始祖。施瑯出生于一個農民家庭,祖父時家境較為寬裕,到了父親施大宣的時候開始衰落,但施大宣尚義持正,樂善好施,所以在鄉里名聲很好。施瑯生得臉面大額頭寬,施大宣以為這是貴人相,所以對施瑯嚴加管教,希望施瑯日后成為公侯將相。 

少年時代的施瑯學書不成,所以放棄去學劍。跟從他的老師學習兵法,各種兵法沒有不精通的,并且智勇雙全。促使施瑯充滿自信心。綜觀施瑯一生行事,無不透露出自信的性格。 施瑯十七歲便從軍,為明將總兵鄭芝龍的部將。 每到作戰的時候肯定是身先士卒,屢立戰功。

后來在鄭成功部下任左先鋒職,追隨鄭成功進行抗清斗爭。鄭成功待他非常好,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得力助手,對他禮遇非常,軍事相關的事務以及機密大事都要和他商量。 

降反之間

1646年(順治三年),清軍統帥博洛利用鄭芝龍的聲望招降其舊部,“奉鄭之命降清的有武毅伯施福、海澄伯鄭芝豹和部下總兵十員,兵將十一萬三千名”。李成棟奉調由閩浙入粵時,施福率施瑯梁立等及五千兵馬隨征,在撲滅順德縣“海寇”和鎮壓東莞、增城地區的張家玉抗清義師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碑傳記》載:“既而承當要事,從海道出粵東,戰勝攻克,人以岳家軍目之”。由于李成棟對南方兵將存在歧視心理,在奏疏中說從福建帶來的施瑯等官兵“脆弱不堪,無資戰守”,甚至伺機剪滅和解散。施福、施瑯、黃廷等人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忍氣吞聲,大有懷才不遇,有功不賞之感。

1648年(順治五年),閩系將領跟從李成棟反清復明。施瑯在遣回福建途中遭李成棟部將郝尚久的暗算,“公偵知其事,急拔眾走饒平,踞守閱月突圍出,且戰且行,從弟肇璉、肇序皆隨歿軍中”,勉強拖到粵閩交界的黃岡鎮才得以脫身,投鄭成功部下。 成為鄭成功部下最為年少、知兵 、善戰的得力驍將。 

1651年(順治八年)施瑯隨鄭成功下廣東南澳勤王。后因施瑯與鄭成功戰略“舍水就陸,以剽掠籌集軍餉”的做法提出反對意見,鄭成功很不高興,削施兵權,令施瑯以閑暇人員返回廈門,時遇清軍馬得功偷襲廈門,守廈的鄭軍主將鄭芝莞驚慌棄城潰逃,當時施瑯親率身邊六十余人主動抵抗清軍,勇不可擋,殺死清軍主將馬得功之弟,馬得功差點被活捉,清軍的率殘兵敗將倉惶逃離廈門。在南澳的鄭成功見軍心動搖,覺得繼續南下已不可能,只好回師廈門。 

再度投清

1651年(順治八年),施瑯在清軍登上廈門島形勢極為嚴峻的時候,曾經率領部卒數十人奮力作戰;鄭成功回到廈門論功行賞,獎給白銀二百兩。表面上是賞罰分明,可是,鄭成功對施瑯的傲慢跋扈卻懷有戒心。盡管鄭成功肯定了他在廈門迎戰清軍的功績,卻不肯歸還他的兵權。施瑯在廣東時曾經委婉地提請鄭成功注意主力西進后后方兵力單薄的危險,鄭成功聽不得不同意見,解除了他的兵權。在施瑯看來,自己在總的用兵策略上提的建議已經被事實證明是正確的,遣回廈門以后又不顧個人安危,奮勇同清兵作戰,滿心以為鄭成功班師歸來將恢復自己的左先鋒職務。不料,鄭成功回到廈門以后,并不讓他官復原職。施瑯大為不滿,向成功報告自己心灰意懶,想去當和尚,借以探測成功對他的態度。成功不為所動,叫他另行募兵組建前鋒鎮。施瑯見難以挽回,一氣之下剃光頭發,不再參見鄭成功。 

1652年(順治九年),曾德事件導致施瑯與鄭成功公開決裂。自從鄭芝龍降清后,曾德似乎不大得志,在鄭成功軍中受施瑯節制。施瑯既被削去兵權,曾德為求出頭之日,利用過去在鄭氏家族軍隊中的關系投入成功營中充當親隨,即所謂“恃鄭氏親昵,逃于鄭所”。施瑯聽到消息后,大為憤慨,派人把曾德捉回斬首。鄭成功“馳令勿殺”,施瑯卻悍然不顧,“促令殺之”。 

鄭成功見施瑯違令擅殺鄭氏舊將,斷定他是反形已露,就在五月二十日密令援剿右鎮黃山以商量出軍機宜為名逮捕施瑯之弟施顯,同時命右先鋒黃廷帶領兵丁包圍施瑯住宅,將施瑯和他的父親施大宣拘捕。施瑯被捕后,在一些親信部將和當地居民的掩護和幫助下逃到大陸。鄭成功獲悉施瑯已經逃入清方管轄區后,怒不可遏,在七月間把施大宣、施顯處斬。施瑯得知父親和弟弟被殺的消息,對鄭成功恨之入骨,死心塌地投靠清朝,一意同鄭氏為敵。 

任職清廷

1656年(順治十三年),施瑯隨清定遠大將軍濟度進攻福州,被授予同安副將的職務。后調北京任內大臣期間,甚為貧苦,依靠妻子在北京當女紅裁縫貼補家用所需。

1659年(順治十六年),清廷升任施瑯為同安總兵。1662年(康熙元年),施瑯升任為福建水師提督,遣軍擊敗鄭經進攻海澄的軍隊,并上書清廷將臺灣納入清朝的版圖。終于獲得康熙帝的支持。期間鄭成功在臺灣病逝、鄭經繼為延平郡王。鄭經接替鄭成功后,由于內部陳永華(鄭克臧岳父)和馮錫范(鄭克塽岳父)發生內訌。病中的鄭經把政務交由長子鄭克臧處理,克臧聰明能干,做事井井有條,從來沒有過失,也很受鄭經的寵愛和信任。鄭經病逝后,馮錫范毒死鄭克臧,立十一歲的傀儡鄭克塽為延平王,馮錫范專橫,貪贓枉法,大失人心。1664年(康熙三年)施瑯由于建議,清朝派他率兵收復金廈新勝,預備進攻澎湖,直搗臺灣,使國家四海歸一,邊民無患。 

1667年(康熙七年),孔元章赴臺招撫失敗后,施瑯即上《邊患宜靖疏》,次年又上《盡陳所見疏》,強調不能容許鄭經等人頑抗,盤踞臺灣,而把五省邊海地方劃為界外,使得東南地區賦稅缺減,人民愈加貧困;必須速討平臺灣,裁減當地的軍隊,恢復地方上的經濟,增加賦稅,使得民生得以安定,邊疆可以安穩。他分析雙方的力量,指出臺灣兵馬總計不滿二萬多,船兵大小不上二百號,他們之所以能占據臺灣,是因為汪洋大海為他們提供了保障。而福建水師官兵共有一萬多人,管制的陸上兵馬和投降清朝的官兵也有不少,只要從中挑選勁旅二萬,足以平定臺灣。他主張剿撫兼施,從速出兵征臺,以免養虎遺患。施瑯這一主張,受到以鰲拜為首的中央保守勢力的攻擊,以海洋險遠,風濤莫測,馳驅制勝,計難萬全為借口,把他的建議壓下來。施瑯的議諫被束之高閣,甚至裁其水師之職,留京宿衛,長達13年,但他仍然矢志復臺報仇,實現自己的意愿。在京之日,他密切注視福建沿海動向,悉心研究風潮信候,每天在府內耐心等待朝廷起用。 

再度啟用

1682年(康熙二十一年)十月,清政府平定了“三藩”之亂后,施瑯終于在李光地等大臣的力薦下,復任福建水師提督之職,加太子少保銜。

從施瑯的自身條件來看,他的確是攻臺清軍主將的合適人選。首先,施瑯生長在海邊,自幼隨父從事海上貿易活動,精通航海,對海疆的氣候、地理等方面的情況了若指掌。從軍后,轉戰東南沿海,有豐富的海戰經驗。其次,施瑯通曉兵法、戰陣,并一貫主張以武力統一臺灣,所以多年來精心謀劃對臺用兵方略,提出“因剿寓撫”的戰略方針及一整套實施方案,不但周密完備,而且是切實可行的。第三,施瑯是從鄭氏陣營中反叛出來的,他熟悉臺灣鄭氏集團內情,他的智勇韜略也一向為鄭軍官兵所畏懼。他在鄭氏集團中的故舊很多,為他爭取內應和進行情報工作提供了便利條件。第四,施瑯不但是武力統一的堅決擁護者,而且對統一充滿信心。 

他回到廈門后,便日以繼夜,廢寐忘食,一面整船,一面練兵,兼工制造器械,親自挑選工匠和船,歷時數月,使原來全無頭緒的水師船堅兵練,事事全備。

領軍攻臺

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十四日,施瑯督率水軍由銅山出發。在進攻路線的選擇上,施瑯根據風向和敵方防御情況的情報,決定清軍船隊從銅山(今福建東山島)啟航,乘六月的西南季風向東穿越臺灣海峽,首先奪取地處澎湖主島以南、鄭軍防守薄弱的八罩島。這樣就可獲得船隊的錨泊地和進攻出發地,占據上風上流的有利位置向澎湖發起攻擊。攻下澎湖,扼敵咽喉,然后兵鋒直指臺灣,可順利實施“因剿寓撫”的戰略方針。 

六月十六日,清軍艦隊向澎湖鄭軍發動第一次進攻,初戰失利。施瑯很快吸取教訓,對下一步作戰行動進行了周密籌劃和部署。施瑯將清軍分為四部分:施瑯親率56只大型戰船組成的主攻部隊,正面進攻鄭軍主陣地娘媽宮;總兵陳蟒等率領由50只戰船組成的東線攻擊部隊,從澎湖港口東側突入雞籠嶼,作為奇兵,配合主攻部隊夾擊娘媽宮;總兵董義等統率另50只戰船組成的西線攻擊部隊,從港口西側進入牛心灣,進行佯動登陸,牽制西面的鄭軍;其余80只戰船作為預備隊,隨主攻部隊跟進。十八日,施瑯先派戰船攻取澎湖港外的虎井、桶盤二島,掃清了外圍。二十二日早七時,經過充分休整和準備的清軍向澎湖鄭軍發起總攻。經過9小時激戰,清軍取得全面勝利,共斃傷鄭軍官兵1.2萬人,俘獲5000余人。擊毀、繳獲鄭軍戰船190余艘。鄭軍主將劉國軒乘小船從北面的吼門逃往臺灣。此役清軍陣亡329人,負傷1800余人。 

招撫鄭氏

此后,施瑯又一面加緊軍事行動,一面對占據臺灣的鄭氏集團施以招撫。在施瑯大軍壓境之下,鄭克塽茫然地說:“現在臺灣人心風聲鶴唳,繼續守衛臺灣恐怕右邊啊;士卒滿目瘡痍,再戰下去恐怕難以取勝。還是應當請降,以免今后追悔莫及。”鄭克塽聽從了劉國軒的勸告。 

八月十三日,施瑯率領舟師到達臺灣,劉國軒等帶領文武官員軍前往迎接。施瑯入臺之后,主動前去祭鄭成功之廟,對鄭氏父子經營臺灣的功績作了高度的評價,并稱鄭氏收復臺灣是為國為民盡職的舉動,對鄭成功毫無怨仇。祭祀完成之后,施瑯哽不成聲,熱淚縱橫。鄭氏官兵和臺灣百姓深受感動。贊揚施瑯胸襟寬廣,能以大局為重。冷靜處理公義私怨的關系,遠非春秋時期的伍子胥所能比擬。 

當時,清廷內部對臺灣地位的重要性認識不足,對是否留臺存在爭議。施瑯上疏力主留臺衛臺。在分管兵部的清朝東閣大學士(宰相)潘湖叟黃錫袞的支持下,施瑯(乃分管兵部的內閣大臣潘湖叟黃錫袞的妹夫)的意見打動了康熙帝和朝中大臣,清廷終于決定在臺灣設府縣管理,屯兵戍守。 

晚年時期

收復臺灣后,在施瑯的治理下,規定赴臺灣的人不許攜帶家眷。施瑯以為惠州、潮州地區的人大多通海,所以禁止與臺灣的往來。首先嚴禁廣東客家籍人渡臺,理由是那里出的“海盜”多,以及惠潮之民多與鄭氏相通;對其他地區的人民渡臺也嚴加限抑,竟然規定渡臺人員不得攜帶家眷,也就是說不許老百姓在臺灣扎根,這一政策后來導致臺灣婦女奇缺。因此施瑯對臺灣的統治構成兩岸往來的最大障礙。 

施瑯攻占臺灣后,奪占田產收入施瑯名下的,幾乎占據南臺灣已開墾土地的一半之多,名為“施侯租田園”,一直延續到臺灣日據時期。收的租子叫做“施侯大租”。“施侯大租”的收納統歸清朝在臺衙門代行,并保送至北京轉交施瑯世襲業主。如此猶嫌不足,還貪得無厭,連無田無地的澎湖漁民也不放過,施瑯向漁民們勒索“規禮”收入私囊。 

1696年(康熙三十五年),施瑯逝世,清朝賜謚襄莊,贈太子少傅銜。施瑯死后與其妻王氏、黃氏合葬。

主要成就

攻取臺灣

統一臺灣是施瑯一貫的主張,因為他看到了統一臺灣對祖國安危的重要性。從1664年(康熙三年)開始,施瑯就建議進軍澎湖、臺灣,使四海歸一。在他因颶風所阻,兩次進軍澎湖、臺灣失敗后,仍矢志統一臺灣,再次上疏要求征臺。施瑯反對清政府的遷界禁海政策,指出這一政策不合于“天下一統”,又影響財政收入,應盡快“討平臺灣”,“百姓得享升平,國家獲增餉稅”。清政府當時沒有采納他的意見,將他調入京師為官。在京期間,他一面繼續上疏征臺,爭取康熙帝的支持;一面廣交朝中大臣,爭取他們對統一臺灣事業的理解和支持。 

施瑯上任以后,積極訓練水師,督造戰船,選拔將領,全心籌措征臺計劃。他于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六月中旬,率清軍大舉進攻,不久占領澎湖,劉國軒逃往臺灣。清軍占領澎湖后,鄭克塽敗局已定,但施瑯卻不忙于進軍臺灣,而是著眼于做爭取鄭克塽及其軍隊的工作。他厚待投降和被俘的鄭軍將士,穩定民心;同時建議朝廷“頒赦招撫”鄭氏,以爭取和平統一臺灣。康熙帝同意他的招撫政策。鄭克塽、劉國軒見施瑯“無屠戮意”,也愿意歸順。從此臺灣成為清朝疆域的一部分。這是繼鄭成功收復臺灣之后,使中國疆土再次得以統一的壯舉。 

保臺之論

施瑯統一臺灣后,清廷內部產生了一場對臺灣的棄留之爭。在大臣中主張守而不棄者,居然只有少數人,即如姚啟圣和施瑯等。施瑯是經過對臺灣的親身調查研究而據理力爭的。“臺灣一地,雖屬外島,實關四省之要害”,“棄之必釀成大禍,留之誠永固邊圉”。

更重要的是,他對西方殖民者的情況有所了解,對荷蘭殖民者的侵略本性有所認識,認為“紅毛”“無時不在涎貪,亦必乘隙以圖”。促使康熙帝下決心留守臺灣,并于1684年(康熙二十三年)設立臺灣府,隸屬于福建省。在閉關鎖國、自以為是天朝大國的清初時期,施瑯能對西方殖民者有這點初步認識,是十分難能可貴的,也是包括康熙在內的同時代人所不及的。應當說,施瑯這一貢獻比起他收復臺灣來說,在反對西方殖民者的問題上,有著更重要的意義。 

人才理念

對人才的使用上,施瑯也有他獨到的見解。他向康熙提出合理使用人材的建議,認為鄭氏歸降人員中,不乏優秀人材。施瑯深知,充分發揮人材的作用,對國力的增強,對政權的鞏固都有好處。他認為,雖然國家每三年開一次武場選出一些人來,但他們沒有經歷過戰爭的磨煉,不夠成熟,倒不如使用投誠過來,久經沙場、有實地作戰經驗的糾糾勇夫。而且,施瑯在用人上還主張不因循守舊,不拘一格。他提出國家一年花一二萬金來養有用之人。他還主張將那些才略未必能勝任的安置下去,把能者提拔上來,以人盡其材。 

人物評價

歷史評價

康熙帝:“粗魯武夫,未嘗學問,度量偏淺,恃功驕縱”,“將軍施瑯,諳熟海島,凡事必與之共議!” “如施瑯者,立如此奇勛,必令永秉節鉞,榮華以終其身!” “施瑯之功甚大。” 

劉國軒:施瑯慣熟海務,焉能不顧天時,進兵之事,不過是虛張聲勢。

黃叔璥《臺海使槎錄》引《理臺末議》的記載說:“終將軍施瑯之世,嚴禁粵中惠、潮之民,不許渡臺。蓋惡惠、潮之地素為海盜淵藪,而積習未忘也。瑯歿,漸弛其禁,惠、潮之民乃得越渡。” 

鄭觀應:國初海寇內犯,而姚啟圣、施瑯、藍理、李之芳之將才出;三藩同叛,而岳樂,穆占、趙良棟、梁化鳳、王進寶之將才出;準噶內闖,而超勇親王策凌之將才出;四部犂庭,而兆惠、明瑞之將才出;金種搗穴,而阿薩、海蘭察之將才出;川楚征剿,而額勒登保、德楞泰、楊遇春、楊芳之將才出;發,捻等逆縱橫擾亂,而向、張、江、塔、羅、李諸帥之將才出。 

趙爾巽:臺灣平,瑯專其功。然啟圣、興祚經營規畫,戡定諸郡縣。及金、廈既下,鄭氏僅有臺澎,遂聚而殲。先事之勞,何可泯也?及瑯出師,啟圣、興祚欲與同進,瑯遽疏言未奉督撫同進之命。上命啟圣同瑯進取,止興祚毋行。既克,啟圣告捷疏后瑯至,賞不及,郁郁發病卒。功名之際,有難言之矣。大敵在前,將帥內相競,審擇堅任,一戰而克。非圣祖善馭群材,曷能有此哉? 

徐珂:施襄壯公瑯少有識度,膂力絕人。通陣法,尤善水戰,諳曉海中風候。 

蕭一山:張勇、趙良棟、王進寶、孫思克奮于陜;蔡毓榮、徐治都、萬正色奮于楚;楊捷、施瑯、姚啟圣、吳興祚奮于閩;李之芳奮于浙;傅宏烈奮于粵;群策群力,敵愾同仇。 

連橫:在《臺灣通史》對于施瑯的評價是,“施瑯為鄭氏部將,得罪歸清,遂籍滿人,以覆明社,忍矣!瑯有伍員之怨,而為滅楚之謀,吾又何誅。獨惜臺無申胥,不能為復楚之舉也,悲夫!” 

施偉青在《施瑯年譜考略》中講道:“施瑯的杰出之處,恰恰就在于他肯于以六十三歲高齡,卻冒波濤之險、炮火之猛、生命之危,盡管他是懷著復雜的思想動機。施瑯敢言他人之不敢言,敢為他人之不敢為,這就是他高于同時代其他人之所在。當然,其時主張平臺者還有一些人,但是,敢于身膺專征重任而揮師渡海者則僅他一人。” 

傅衣凌:鄭成功和施瑯收復臺灣,都是出于民族大義。施瑯收復臺灣,并不是為了報一家之私仇。這正可以說明,施瑯之于鄭成功,是同一事業的不樂意的合作者,施瑯不自覺地成了鄭成功的繼承人。 

王鐸全:施瑯是鄭成功事業的繼承者和發展者。 

吳伯婭:施瑯力主留臺守臺,鞏固邊防,維護統一,防止外來侵略,對國家民族作出了極其重大的貢獻。他的遠見卓識造福后人,流芳百世。 

王政堯:實現兩岸統一本身就是為發展兩岸關系邁出了關鍵一步。為此,施瑯的貢獻集中表現在康熙二十二年。首先,他親自督師,取得了澎湖之戰的全面勝利;繼之,在海不揚波,兵不血刃的景象中,率軍進入臺灣,實施了一系列重要措施,受到了臺灣人民的熱情歡迎,最終以和平方式結束了兩岸對峙狀態;在有關臺灣前途的“棄留之爭”的關鍵時刻,施瑯以其親身經歷,上《恭陳臺灣棄留疏》,對康熙皇帝等人產生了重要影響,充分展示了他的遠見卓識。 

陳在正:清政府實現了臺灣與大陸的統一,這是中華民族發展史上的一個重大的歷史事件。作為實現這一任務的前線軍事指揮官、福建水師提督施瑯,也為中華民族的發展做出了重大的貢獻。 

王宏志:從施瑯看,他生活在明清之際,降清的時候,明朝已經滅亡。先后建立起來的幾個南明小朝廷,根本成不了什么氣候;而清朝生機勃勃。施瑯最后選擇了效力于生機勃勃的清朝,為清朝統一臺灣、治理臺灣以及抵御外國侵略者染指臺灣等方面所作的努力,也都是有益于中國歷史發展進步的。 

大陸評價

在大陸,官方以往僅正面宣傳鄭成功擊退荷蘭殖民者“收復”臺灣的事跡,對鄭成功后人在臺灣的統治及傾向偏安,作了忽略;對施瑯也鮮有著墨,只在提及鄭成功時才略帶說明。自從具有臺灣獨立傾向的民進黨籍陳水扁于2000年當選臺灣地區執政以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出于對宣傳“統一中國”的考慮,才大規模正面評價施瑯,稱其為維護國家統一的英雄,并在其家鄉福建晉江為其塑了一尊石像。而民間往往對施瑯評價具有爭議。 

明朝代表中國政治興替的“正統”,而清朝則為外來的異族統治;于是,施瑯作為背叛明朝、背叛鄭氏的“投降派”,成了現代以來中國人最不齒的人物。因此,盡管施瑯代表清朝“解放臺灣 統一中國”,史學家卻難以將他的形象正面化。歷史敘事中的民族英雄,依然只能是保持政治氣節的鄭成功,而不是有違民族大義的施瑯。直到1980年代,世易時移,對施瑯的歷史審判才開始出現翻案。 

臺灣評價

在臺灣,因為國民黨當局同情明鄭之“正統”意識形態,所以施瑯長期只能得到負面評價。同時,民間也同情鄭家,將施瑯視為與吳三桂一樣的漢奸賣國賊。在臺獨勢力中,施瑯是代表大陸進犯臺灣的侵略者,因而評價也以負面居多。 

個人作品

著有《靖海紀事》、《平南實錄》等。

歷史解密戰史風云野史秘聞風云人物文史百科

杜甫人生經歷過哪些時期?杜甫人生經歷簡介

說起詩帝,我們首先會想到的就是“李杜詩篇萬口傳”,在這句話中的李杜分別講的是我國盛唐時期的詩仙李白和晚唐時期的詩圣杜甫,今天小編要為大家介紹的便是用詩歌來描寫歷史的詩圣杜甫。詩仙李白和詩圣杜甫最大詳情>>

絞肉機——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國的奇葩大殺器,炮彈2人高

德國超級大炮,因為這種火炮首次轟擊了巴黎,后來人們就叫它“巴黎大炮”。“巴黎大炮”炮管長近37米,全重達750噸,倘若把它豎起來,足足有十幾層樓高,能打120公里。1918年3月23日,超級大炮襲擊巴黎。當天黃昏,法國的電臺廣播了這樣—則消息:“敵人飛行員成功地從高空飛越法德邊界,并攻擊了巴黎。有多枚炸彈落地,造成多起傷亡……”美國坦克奧地利的裝甲列車,將裝詳情>>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 野史記載慈禧生了光緒

光緒帝是慈禧的私生子,光緒皇帝是不幸的,因為他面對的是一個強勢的女人慈禧太后,而這個強勢的女人最后也要來他的命,不過最近又有人說光緒是慈禧的私生子,這是真的嗎,為何會有這種說法,下面小編就給大家介...詳情>>

北宋全能“學霸”是誰?沈括作品簡介

沈括是我國北宋時期比較出名的一位科學家,在沈括之前的朝代或者是之后的朝代都出現過許多的科學家,在這些科學家中,沈括算是比較鶴立雞群的,也就是說沈括是比較優秀和卓越的科學家之一。因為沈括幾乎是一個全詳情>>

一組能勾起兒時農村回憶的老照片,不勝懷念

這種大螞蚱可以用來烤著吃,你的老家叫什么?忘記叫什么了,但是這種果實掉在地上特別招螞蟻。小地瓜的味道還記得嗎?黑豆豆。我們那叫野葡萄,我的最愛,常常是揪一大把然后一口捂進嘴里。槐花,最喜歡槐花湯的味道。榆錢兒,蒸窩窩吃,真是美味啊!洋姜,腌起來很好吃,小時候經常偷偷挖別人家的。吃過的菱角殼,在上面挖個洞,可以當哨子吹。甜甜根,嚼在嘴里甜絲絲的感覺,一般要在田詳情>>

人物解密野史百科

八闽福建麻将手机版 百赢棋牌app官方正版 五分彩是正规的么 七星彩第一位最准预测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视频教程 聊天还能赚钱哦 体彩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 双色球红球定位选号法 幸运飞艇开奖直播视频 ag真人视讯的漏洞 河南快3开奖基本走势图